立青农布:情倾云端,8年坚守“云南北极”山乡 - 古今人物 - 西藏在线
中文 | | 微信 |
2018年10月30日 星期二


立青农布:情倾云端,8年坚守“云南北极”山乡

2018-10-30 10:29:37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王长山 杨静

前不久,金沙江堰塞湖下游,自泄水流最大洪峰来袭。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羊拉乡党委书记立青农布忧心忡忡,他沿着江岸排查和疏散群众,直到受威胁的群众都安置到安全地点,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近8年来,在这个平均海拔4270米、被称为“云南北极”的山乡,他忘我奉献,倾情守护雪域和谐稳定,带领全乡群众脱贫发展。

  原标题:情倾云端,8年坚守“云南北极”山乡

\
▲立青农布(右)在云南省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羊拉乡茂顶村贫困户纳旺家中进行家访(9月28日摄)。新华社记者胡超摄

  前不久,金沙江堰塞湖下游,自泄水流最大洪峰来袭。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德钦县羊拉乡党委书记立青农布忧心忡忡,他沿着江岸排查和疏散群众,直到受威胁的群众都安置到安全地点,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近8年来,在这个平均海拔4270米、被称为“云南北极”的山乡,他忘我奉献,倾情守护雪域和谐稳定,带领全乡群众脱贫发展。

  扎根云端:做和谐的守护者

  “是党员的都站出来!”这声吼让对峙的人群安静下来。皮肤黝黑、个子不高的立青农布站在双方中间,眼神坚毅,气势威严。看着党员们正气凛然,两方人群僵持了一阵,随后开始散去。一场剑拔弩张的危机缓和了下来。

  这是在2015年,因山林、牧场等问题,两个村民小组发生纠纷,一时间几百人聚集。立青农布获悉后赶到现场,和干部们住简易帐篷,做双方工作,夜以继日坚持70多天,但协调并不顺利。然后,对峙发生了。

  “我站在中间,肯定有危险。”立青农布说,但关键时刻,领导干部、共产党员就要冲得上去。

  在虫草山管控中,他采取的事前加强宣传教育、事中派工作组驻点管控的方法很有效。每年,他都徒步到海拔4000米以上的虫草山开展工作,宣传教育覆盖到山上每个人。

  为调处交界处矛盾纠纷,立青农布坚持依法调处为基础、睦邻友好机制为补充、教育感化为手段的调处办法,成功调处多起涉及边界、虫草山、牧场的矛盾纠纷。他每年平均参与调处矛盾纠纷逾40起。“以前天黑后不敢上街,现在治安好了。为书记点赞!”在羊拉乡甲功村,群众竖起大拇指。

  发展云端:做乡亲的带头人

  阳光洒在金沙江边一排排藏式民房上,房顶上飘扬的党旗格外耀眼。茂顶村扎巴一家正在院子里聊天,看着立青农布走到门口,63岁的扎巴上前邀他到家里坐坐。

  去年养殖收入多少?有哪些补贴?……走进扎巴家,立青农布很快进入话题。

  扎巴算了算账:养蜜蜂、种土豆、花椒等收入约1.5万元,国家各类补助补偿超过9000元,去年家庭纯收入一共超过3万元。

  “早就想搬下来了。”扎巴之前住的村子海拔3000多米,有地质灾害风险,经常缺水,出村靠一条便道。一家9口人住着土木结构的房子,人畜混居。当年,许多羊拉人生活在山上,增收产业培育难,脱贫难度大。

  2012年,时任乡长的立青农布坐着摩托车,冒着塌方、落石等危险,逐村逐户动员,协调土地和产业项目。几年里,他推动8个村民小组120多户搬迁,培育了蜜蜂、花椒等产业,村民经济条件得到改善,实现“挪穷窝、改穷业、换穷貌、拔穷根”。

  以前,通往羊拉的公路被称为“天路”,交通闭塞,成为制约发展的主因。

  要致富,先修路。立青农布立志打破交通“死角”状态。通过近八年的努力,羊拉乡新增乡村公路近200公里,52个村民小组组组通公路。家家户户都通了电,装上了太阳能热水器。

  奉献云端:做为民的践行者

  2011年3月初,立青农布背上行囊,到羊拉任职。在积雪覆盖的土路上,他们走走停停,不断清理路面,颠簸了两天才到乡政府驻地。极度偏远之地的艰苦,实实在在地摆在他面前。

  “如果人留不住,就发展不起来。”立青农布说,不能有到羊拉“镀金”的想法,这里的乡亲需要守候。当晚,立青农布在床上辗转反侧,思考着羊拉的未来。他打定主意,要把羊拉当成自己的家,努力在这里干点事情。

  “只要村民发展好了,我就知足了。”这是坚守在羊拉的立青农布时常挂在嘴边的话。但对家人而言,他常感愧疚。

  夫妻长期两地分居,每年陪伴身在农村的父母不到3天……立青农布一家三口分居三处,妻子在香格里拉市脱贫攻坚指挥部,儿子在上学。妻子儿子2013年来到羊拉看望他,第二天孩子就悄悄跟立青农布说:“爸爸,不要在这里了,回去吧。”孩子的话没动摇他的决心,他依然坚守在这方土地上。

上一篇:最美“天路”守护者:走进青藏铁路护路队当曲卡大队
下一篇:最后一页